卷四十·列传第三十

      鲁爽 薛安都 邓琬 宗越 吴喜 黄回

  鲁爽,小字女生,扶风郿人也。祖宗之,字彦仁,仕晋官至南阳太守。义熙元年起义,以功为雍州刺史。宋武帝讨刘毅,与宗之因会江陵,封南阳郡公。自以非武帝旧隶,屡建大功,有自疑之志。会司马休之见讨,猜惧,因与休之北奔,尽室入姚氏,顷之病卒。父轨,一名象齿,便弓马,膂力绝人,为竟陵太守,随父入姚氏。及武帝定长安,轨、休之北奔魏。魏以轨为荆州刺史、襄阳公,镇长社。孝武镇襄阳,轨遣亲人程整奉书,规欲归南致诚,以杀刘康祖徐湛之父不敢归。文帝累遣招纳,许以为司州刺史。

  爽少有武艺,魏太武知之,常置左右。及轨死,爽代为荆州刺史、襄阳公,镇长社。粗中使酒,数有过失,太武怒将诛之。爽惧,密怀归南计。次弟秀,小字天念,颇有意略。仕魏以军功为中书郎,封广陵侯。或告太武邺人欲反,复遣秀检察,并烧石季龙残余宫殿。秀常乘驿往返,是时病,还迟,为太武所诘。秀复恐惧。太武寻南攻,因从度河。先是广平人程天祚为殿中将军,有武力。元嘉二十七年,助戍彭城,为魏军所获。以善针术,深被太武赏爱,封南安公,常置左右。恒劝秀南归,秀纳之。及太武北还,与爽俱来奔。文帝悦,以爽为司州刺史,秀为荥阳、颍川二郡太守。是岁元嘉二十八年也。魏毁其坟墓。明年四月入朝,时太武已崩,上更谋经略。五月,遣爽、秀及程天祚等出许、洛。王玄谟攻碻磝不拔,败退,爽亦收众南还。三十年,元凶弑逆,南谯王义宣起兵入讨,爽与雍州刺史臧质俱诣江陵。事平,以爽为豫州刺史,加都督。至寿阳,便曲意宾客,爵命士人,畜仗聚马,如寇将至。元凶之为逆也,秀在建邺。元凶谓秀曰:"我为卿诛徐湛之矣,方相委任。"以秀为右将军,使攻新亭,秀因此归顺。孝武即位,以为司州刺史,加都督,领汝南太守。孝建元年二月,义宣与爽谋反,报秋当同举。爽狂酒乖谬,即日便起兵。使其众戴黄标,称建平元年,窃造法服。义宣、质闻爽已处分,便狼狈同反。爽于是送所造舆服诣江陵,板义宣及臧质等文曰:"丞相刘今补天子名义宣,车骑臧今补丞相名质,平西朱今补车骑名修之;皆板到奉行。"义宣骇愕,爽所送法物并留竟陵县不听进。使爽直出历阳,自采石济军,与质水陆俱下。左军将军薛安都与爽相遇,刺杀之,传首建邺。进平寿阳,子弟并伏诛。

  薛安都,河东汾阴人也。世为强族,族姓有三千家,父广,为宗豪。宋武帝定关、河,以为上党太守。安都少以勇闻,身长七尺八寸,便弓马。仕魏以军功为雍州、秦州都统。元嘉二十一年来奔,求北还,构扇河、陕。文帝许之。孝武镇襄阳,板为北弘农太守。魏军渐强,安都乃归襄阳。二十七年,随王诞板安都为建武将军,随柳元景向关、陕,率步骑居前,所向克捷。后孝武伐逆,安都领马军,与柳元景俱发。孝武践阼,除右军将军,率所领骑为前锋,直入殿庭。以功封南乡县男。安都初征关、陕,至臼口,梦仰视天,见天门开,谓左右曰:"汝等见天门开不?"至是叹曰:"梦天门开,乃中兴之象邪?"

  从弟道生亦以军功为大司马参军,犯罪,为秣陵令庾淑之所鞭。安都大怒,即日乃乘马从数十人,令左右执槊,欲往杀淑之。行至朱雀航,逢柳元景,遥问曰:"薛公何之?"安都跃马至车后,曰:"小子庾淑之鞭我从弟,今指往刺杀之。"元景虑其不可,驻车绐之曰:"小子无宜适,卿往与手甚快。"安都既回马,元景复呼之,令下马入车,因让之曰:"卿从弟服章言论与寒细不异,且人身犯罪,理应加罚。卿为朝廷勋臣,云何放恣,辄于都邑杀人?非惟科律所不容,主上亦无辞相宥。"因载俱归,安都乃止。其年以惮直免官。孝建元年,除左军将军。及鲁爽反叛,遣安都及沈庆之济江。安都望见爽,便跃马大呼,直往刺之,应手倒。左右范双斩爽首。爽世枭猛,咸云万人敌,安都单骑直入斩之而反,时人皆云关羽斩颜良不是过也。进爵为侯。时王玄谟拒南郡王义宣、臧质于梁山,安都复领骑为支军。义宣遣将刘谌及臧质攻玄谟。玄谟命众军击之,使安都引骑出贼阵右横击陷之,贼遂大溃。转太子右卫率。

  大明元年,魏军向无盐,遣安都领马军,东阳太守沈法系统水军,并受徐州刺史申坦节度。时魏军已去,坦求回军讨任榛,见许。会天旱,水泉多竭,人马疲困,不能远追。安都、法系白衣领职,坦系尚方。任榛大抵在任城界,积世逋叛,所聚棘榛深密,难为用师,故能久自保藏,屡为人患。安都明年复职,改封武昌县侯。景和元年,为平北将军、徐州刺史,加都督。

  明帝即位,安都举兵同晋安王子勋。时安都从子索儿在都,明帝以为左军将军、直阁,安都将为逆,遣报之,又遣人至瓜步迎接。时右卫将军柳光世亦与安都通谋,二人俱逃,携安都诸子及家累席卷北奔。青州刺史沈文季、冀州刺史崔道固并皆同反。明帝遣齐高帝率前将军张永等北讨,所至奔散,斩薛索儿。

  时武卫将军王广之领军隶刘勔,攻殷琰于寿阳,道固部将傅灵越为广之军人所禽,厉声曰:"我傅灵越也,汝得贼何不即杀?"时生送诣勔,勔躬自慰劳,诘其叛逆。对曰:"九州唱义,岂独在我?"勔又问:"卿何不早归天阙,乃逃命草间?"灵越曰:"薛公举兵淮北,威震天下,不能专任智勇,委付子侄,致败之由,实在于此。人生归于一死,实无面求活。"勔壮其意,送还建邺。明帝欲加原宥,灵越辞对如一,终不回改,乃杀之。灵越,清河人也。

  子勋平定,安都遣别驾从事史毕众爱、下邳太守王焕等奏启事诣明帝归款。索儿之死也,安都使柳光世守下邳,至是亦率所领归降。帝以四方已平,欲示威于淮外,遣张永、沈攸之以重军迎安都,惧不免罪,遂降魏。

  深,安都从子也。本名道深,避齐高帝偏讳改焉。安都以彭城降魏,亲族皆入北。高帝镇淮阴,深遁来,委身自结于高帝。果干有气力。宋元徽末,以军功至骁骑将军、军主,封竟陵侯。沈攸之之难,齐高帝入朝堂,豫章王嶷代守东府,使深领军屯司徒右府,分备建邺。袁粲据石头,豫章王嶷夜登西门遥呼深,深惊起,率军赴难。高帝即位,除淮阴太守,寻为直阁将军,转太子左率。武帝即位,迁左卫将军。隆昌元年,为司州刺史、右将军,卒。

  邓琬,字元琰,豫章南昌人也。父胤之,宋孝武征虏长史、光禄勋。

  孝武起义初,琬为南海太守,以弟琼与臧质同逆,远徙,仍亭广州,久之得还。历位丹阳丞。

  大明七年,车驾幸历阳,追思在蕃之旧,擢琬为给事黄门侍郎。明年,出为晋安王子勋镇军长史、寻阳内史,行江州事。

  前废帝以文帝、孝武并次居第三,以登极位。子勋次第既同,深致嫌疑,因何迈之谋,乃遣使赍药赐死。使至,子勋典签谢道迈、主帅潘欣之、侍书褚灵嗣等驰以告琬,泣涕请计。琬曰:"身南土寒士,蒙先帝殊恩,以爱子见托,当以死报效。"景和元年冬,子勋戎服出厅事宣旨,欲举兵,四坐未答。录事参军陶亮曰:"请效死前驱。"众并奉旨。会明帝定乱,进子勋号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令书至,诸佐史并喜造琬曰:"暴乱既除,殿下又开黄阁,实为公私大庆。"琬以子勋次第居三,又以寻阳起事,有符孝武,理必万克。乃取令书投地曰:"殿下当开端门,黄阁是吾徒事耳!"众并骇愕。

  琬与陶亮等缮甲器,征兵四方。郢州刺史安陆王子绥、荆州刺史临海王子顼、会稽太守寻阳王子房、雍州刺史袁顗、梁州刺史柳元怙、益州刺史萧惠开、广州刺史袁昙远、徐州刺史薛安都、青州刺史沈文季、冀州刺史崔道固、湘州行事何慧文、吴郡太守顾琛、吴兴太守王昙生、晋陵太守袁标、义兴太守刘延熙并同叛逆。琬乃建牙于桑尾,传檄建邺,购明帝万户侯,布绢二万匹,金银五百斤,其余各有差。明帝遣荆州典签邵宰乘驿还江陵,经过襄阳。袁顗驰书报琬,劝勿解甲,并奉劝子勋即伪位。琬乃称说符瑞,令顾昭之撰为《瑞命记》。造乘舆御服,立宗庙,设坛场,矫作崇宪太后玺令,群僚上伪号于子勋。泰始二年正月七日,即位于寻阳城。改景和三年为义嘉元年。其日云雨晦合,行礼忘称万岁。取子勋所乘车除脚以为辇,置伪殿之西,其夕有鸱栖其中,鸮集其幰,又有秃鹙鸟集城上。拜安陆王子绥为司徒,因雷电晦冥,震其黄阁柱,鸱尾堕地。又有鸱栖其帐上。琬性鄙暗,贪吝过甚,财货酒食,皆身自量校。至是父子并卖官鬻爵,使婢仆出市道贩卖,酣歌博弈,日夜不休。宾客到门者,历旬不得前。内事悉委褚灵嗣等三人,群小竞为威福,士庶忿怨,内外离心矣。

  明帝遣领军将军王玄谟领水军南讨,吴兴太守张永为继。尚书下符:"奉诏以四王幼弱,不幸陷难,兵交之日,不得妄加侵犯。若有逼损,诛翦无贷。"

  琬遣孙冲之等前锋一万据赭圻,冲之于道与子勋书,欲沿流挂帆,直取白下,请速遣陶亮众军相接,分据新亭。亮本无干略,闻建安王休仁自上,殷孝祖又至,不敢进。及孝祖中流矢死,沈攸之代为前锋,冲之谓陶亮曰:"孝祖枭将,一战便死,天下事定矣,不须复战。便当直取京都。"亮不从。明帝遣员外散骑侍郎王道隆至赭圻督战,众军奋击,大破之。琬又遣豫州刺史刘胡来屯鹊尾。胡宿将,攸之等甚惮之。胡乡人蔡那、佼长生、张敬儿各领军隶攸之在赭圻,胡因与那等共语。那等说令归顺。胡回军入鹊尾,无他权略。建安王休仁自武槛进据赭圻,时胡等兵众强盛,远近疑惑。明帝欲绥慰人情,遣吏部尚书褚彦回至武槛,选用将帅以下。申谦、杜幼文因此求黄门,沈怀明、刘亮求中书郎。建安王休仁即使彦回拟选,上不许,曰:"忠臣殉国,不谋其报,临难以干朝典,岂为下之节?"沈攸之等与刘胡持久不决,上又遣强弩将军任农夫等领兵继至。攸之缮修船舸,板材不周,计无所出。会琬送五千片榜供胡军用,俄而风潮奔迅,榜突栅出江,胡等力不能制,趁流而下,泊攸之等营,于是材板大足。

  琬进袁顗都督征讨诸军事,率楼船千艘来入鹊尾。张兴世建议越鹊尾上据钱溪,断其粮道。胡累攻之不能克,乃遣龙骧将军陈庆领三百舸向钱溪,戒庆不须战。陈庆至钱溪不敢攻,越溪于梅根立砦。胡别遣将王起领百舸攻兴世,击大破之,胡率其余舸驰还。顗更使胡攻兴世。休仁因此命沈攸之、吴喜、佼长生、刘灵遗、刘伯符等进攻浓湖,造皮舰千乘,拔其营栅,苦战移日,大破之。顗被攻急,驰信召胡令还。张兴世既据钱溪,江路阻断,胡军乏食。琬大送资粮,畏兴世不敢下。胡遣将迎之,为钱溪所破,夜走径趣梅根。顗闻胡走,亦弃众西奔,至青林见杀。

  琬惶扰无计,时张悦始发兄子浩丧,乃称疾呼琬计事,令左右伏甲戒之,若闻索酒便出。琬至,谋斩晋安王,封府库以谢罪。悦曰:"宁可卖殿下求活邪?"因呼求酒,再呼,左右震慑不能应,第二子询提刀出,余人续至,即斩琬。悦因赍琬首诣建安王休仁降。蔡那子道深以父为明帝效力。被系作部,因乱脱锁入城,执子勋囚之。

  沈攸之诸军至江州,斩子勋于桑尾牙下,传首建邺。刘胡走入沔,竟陵郡丞陈怀直,宪子也,断道邀之。胡人马既疲困,因随怀直入城,告渴得酒,饮酒毕,引佩刀自刺不死,斩首送建邺。张兴世弟僧彦追杀怀直,取胡首,窃有其功。荆州闻浓湖平,更议奉子顼奔益州就萧惠开。典签阮道预、邵宰不同,曰:"虽复欲西,岂可得至。"遣使归罪。荆州中从事宗景、土人姚俭等勒兵入城,执子顼以降。

  刘胡,南阳涅阳人也,本以面坳黑似胡,故名坳胡,及长,单名胡焉。出身郡将,稍至队主。讨伐诸蛮,往无不捷。蛮甚畏惮之。明帝即位,除越骑校尉。蛮畏之,小儿啼,语云"刘胡来,"便止。

  宗越,南阳叶人也。本为南阳次门。安北将军赵伦之镇襄阳,襄阳多杂姓,越更被黜为役门。出身补郡吏。父为蛮所杀,越于市中刺杀仇人。太守夏侯穆嘉其意,擢为队主。蛮有为寇盗者,常使越讨伐,往辄有功。家贫无以市马,刀楯步出,单身挺战,众莫能当。每一捷,郡将辄赏钱五千,因此得买马。元嘉二十四年,启文帝求复次门,移户属冠军县,许之。二十七年,随柳元景侵魏,领马幢隶柳元怙,有战功,还补后军参军督护,随王诞戏之曰:"汝何人,遂得我府四字?"越答曰:"佛狸未死,不忧不得谘议参军。"诞大笑。孝武即位,以为江夏王义恭大司马行参军、济阳太守。臧质、鲁爽反,朝廷致讨,越战功居多,追奔至江陵。时荆州刺史朱修之未至,越多所诛戮,又逼略南郡王义宣子女,坐免官,系尚方,寻被宥。追论前功,封范阳县子。大明三年,为长水校尉。竟陵王诞据广陵反,越领马军隶沈庆之攻诞。及城陷,孝武使悉杀城内男丁。越受旨行诛,躬临其事,莫不先加捶挞,或有鞭其面者,欣欣然若有所得,凡杀数千人。改封始安县子。

  前废帝景和元年,进爵为侯,召为游击将军、直阁,领南济阴太守,改领南东海太守。帝凶暴无道,而越、谭金、童太一并为之用命,诛戮群公及何迈等,莫不尽心竭力,故帝凭其爪牙,无所忌惮。赐与越等美女金帛,充牣其家。越等武人粗强,识不及远,感一往意气,皆无复二心。帝时南巡,明旦便发,其夕悉听越等出外宿,明帝因此定乱。明晨越等并入,被抚接甚厚。越改领南济阴太守,本官如故。越等既为废帝尽心,虑明帝不能容之。上接待虽厚,内并怀惧。上意亦不欲使其居中,从容谓曰:"卿遭离暴朝,勤劳日久,兵马大郡,随卿等所择。"越等素已自疑,及闻此旨,皆相顾失色。因谋作难,以告沈攸之,攸之具白帝,即日下狱死。

  越善立营阵,每数万人止顿,自骑马前行,使军人随其后,马止营合,未尝参差。及沈攸之代殷孝祖为南讨前锋,时孝祖新死,众心并惧。攸之叹曰:"宗公可惜,故有胜人处。"而性严酷,好行刑诛,时王玄谟御下亦少恩,将士为之语曰:"宁作五年徒,不逐王玄谟,玄谟犹尚可,宗越更杀我。"

  谭金在魏时,与薛安都有旧,后出新野居牛门村。及安都归国,金常随征讨,副安都,排坚陷阵,气力兼人。孝建三年,为屯骑校尉、直阁,领南清河太守。景和元年,前废帝诛群公,金等并为之用,封金平都县男,童太一宜阳县男,沈攸之东兴县男。越州里又有武念、佼长生、曹欣之、蔡那并以将帅显。武念位至南阳太守,长生宁蛮校尉,曹欣之骁骑将军。蔡那见子《道恭传》。

  吴喜,吴兴临安人也。本名喜公,明帝减为喜。出身为领军府白衣吏。少知书,领军将军沈演之使写起居注,所写既毕,暗诵略皆上口。演之尝作让表,未奏失本,喜经一见,即写无所漏脱。演之甚知之。因此涉猎《史》、《汉》,颇见古今。演之门生朱重人入为主书,荐喜为主书吏,进为主图令史。文帝尝求图书,喜开卷倒进之,帝怒遣出。会太子步兵校尉沈庆之征蛮,启文帝请喜自随,为孝武所知。稍迁至河东太守、殿中御史。

  明帝即位,四方反叛,喜请得精兵三百致死於于东。帝大悦,即假建武将军,简羽林勇士配之。议者以喜刀笔吏,不尝为将,不可遣。中书舍人巢尚之曰:"喜随沈庆之累经军旅,性既勇决,又习战阵,若能任之,必有成绩。"喜乃东讨。

  喜在孝武世既见驱使,性宽厚,所至人并怀之。及东讨,百姓闻吴河东来,便望风降散,故喜所至克捷。迁步兵校尉,封竟陵县侯。东土平定,又率所领南讨,迁寻阳太守。泰始四年,改封东兴县侯,除右军将军、淮阳太守,兼太子左卫率。五年,转骁骑将军,太守、兼率如故。其年,大破魏军于荆亭。六年,又率军向豫州拒魏军,加都督豫州诸军事。明年还建邺。

  初,喜东征,白明帝得寻阳王子房及诸贼帅即于东枭斩。东土既平,喜见南贼方炽,虑后翻复受祸。乃生送子房还都。凡诸大主帅顾琛、王昙生之徒皆被全活。上以喜新立大功,不问而心衔之。及平荆州,恣意剽虏,赃私万计。又尝对客言汉高、魏武本是何人。上闻之益不悦。后寿寂之死,喜内惧,因乞中散大夫。上尤疑之。及上有疾,为身后之虑,疑其将来不能事幼主,乃赐死。上召入内殿,与言谑酬接甚款,赐以名馔并金银御器。敕将命者勿使食器宿喜家。上素多忌讳,不欲令食器停凶祸之室故也。及喜死,发诏赙赠,子徽人袭。

  黄回,竟陵郡军人也。出身充郡府杂使,稍至传教。臧质为郡,转为斋帅。及去职,以回自随。质讨元凶,回随从有功,免军户。后随质于梁山败走,被录,遇赦,因下都。于宣阳门与人相打,诈称江夏王义恭马客,被鞭二百,付右尚方。会中书舍人戴明宝被系,差回为户伯。奉事明宝,竭心尽力,明宝寻得原,散,委任如初,启免回以领随身队,统知宅及江西墅事。性巧,触类多能,明宝甚宠任之。

  回拳捷果劲,勇力兼人,在江西与诸楚子相结,屡为劫盗。会明帝初即位,四方反叛,明宝启帝使回募江西楚人,得快手八百,隶刘勔西讨。累迁至将校,以功封葛阳县男。元徽初,桂阳王休范为逆,回以屯骑校尉领军隶齐高帝,于新亭创诈降之计。回见休范可乘,谓张敬儿曰:"卿可取之,我誓不杀诸王。"敬儿即日斩休范。事平,进爵为侯,改封闻喜县。四年,迁冠军将军、南琅邪、济阳二郡太守。建平王景素反,回又率军前讨。城平之日,回军先入。又以景素让张敬儿奴倪奴。

  明年迁右军将军。沈攸之反,以回为平西将军、郢州刺史,率众出新亭为前锋,未发而袁粲据于石头,不从齐高帝。回与新亭诸将任候伯、彭文之、王宜兴等谋应粲,攻高帝于朝堂。事既不果,高帝抚之如旧。回与宜兴素不协,斩之。宜兴,吴兴人也,形状短小而果劲有胆力,少年时为劫不须伴,郡县讨逐,围绕数十重,终莫能擒。尝舞刀楯,回使十余人以水交洒不能着。明帝泰始中为将,在寿阳间与魏战,每以少制多,挺身深入。以平建平王景素功,封长寿县男。至是为屯骑校尉,见杀。回进军未至郢州而沈攸之败走。回不乐停郢州,固求南兖,遂率部曲辄还,改封安陆郡公,徙南兖州刺史,加都督。

  齐高帝以回专杀,终不附己,乃使召之。及上车,爱妾见赤光冠其头至足,苦止不肯住。及至见诛。回既贵,祗事戴明宝甚谨。言必自名,未尝敢坐,躬至帐下,及入内料检有无,随乏供送,以此为常。

  回同时为将有南郡高道庆,凶险暴横,求欲无已,有失意者,辄加捶拉,往往有死者。朝廷畏之如虎狼。齐高帝与袁粲等议,收付廷尉赐死。

  论曰:凶人之济其身业,非世乱其莫由焉。鲁爽以乱世之请,而行之于平日,其取败也宜哉。安都自致奔亡,亦为幸矣。邓琬以乱济乱,终致颠陨。宗越衅稔恶盈,旋至夷戮,各其职也。吴喜以定乱之功,劳未酬而祸集;黄回以助顺之志,福未验而灾生,唯命也哉!

  《南史》 唐·李延寿

推荐诗词

白驹(先秦·诗经)

皎皎白驹,食我场苗。
絷之维之,以永今朝。
所谓伊人,於焉逍遥。

皎皎白驹,食我场藿。
絷之维之,以永今夕。
所谓伊人,於焉嘉客。

皎皎白驹,贲然来思。
尔公尔侯,逸豫无期。
慎尔优游,勉尔遁思。

皎皎白驹,在彼空谷。
生刍一束,其人如玉。
毋金玉尔音,而有遐心。

沙丘城下寄杜甫(唐·李白)

我来竟何事,高卧沙丘城。
城边有古树,日夕连秋声。
鲁酒不可醉,齐歌空复情。
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

马诗二十三首(唐·李贺)

龙脊贴连钱,银蹄白踏烟。
无人织锦韂,谁为铸金鞭。

腊月草根甜,天街雪似盐。
未知口硬软,先拟蒺藜衔。

忽忆周天子,驱车上玉山。
鸣驺辞凤苑,赤骥最承恩。

此马非凡马,房星本是精。
向前敲瘦骨,犹自带铜声。

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
何当金络脑,快走踏清秋。

饥卧骨查牙,粗毛刺破花。
鬣焦珠色落,发断锯长麻。

西母酒将阑,东王饭已干。
君王若燕去,谁为曳车辕?

赤兔无人用,当须吕布骑。
吾闻果下马,羁策任蛮儿。

催榜渡乌江[1],神骓泣向风。
君王[2]今解剑,何处逐英雄?

内马赐宫人,银鞯刺麒麟。
午时盐坂上,蹭蹬溘风尘。

批竹初攒耳,桃花未上身。
他时须搅阵,牵去借将军。

宝玦谁家子,长闻侠骨香。
堆金买骏骨,将送楚襄王。

香幞赭罗新,盘龙蹙蹬鳞。
回看南陌上,谁道不逢春?

不从桓公猎,何能伏虎威?
一朝沟陇出,看取拂云飞。

唐剑斩隋公,□[3]毛属太宗。
莫嫌金甲重,且去捉飘风。

白铁锉青禾,砧间落细莎。
世人怜小颈,金埒畏长牙。

伯乐向前看,旋毛在腹间。
只今掊白草,何日蓦青山?

萧寺驮经马,元从竺国来。
空知有善相,不解走章台。

重围如燕尾,宝剑似鱼肠。
欲求千里脚,先采眼中光。

暂系腾黄马,仙人上彩楼。
须鞭玉勒吏,何事谪高州?

汉血到王家,随鸾撼玉珂。
少君骑海上,人见是青骡。

武帝爱神仙,烧金得紫烟。
厩中皆肉马,不解上青天。

客旧馆(唐·杜甫)

陈迹随人事,初秋别此亭。重来梨叶赤,依旧竹林青。
风幔何时卷,寒砧昨夜声。无由出江汉,愁绪月冥冥。

九日曲江(唐·杜甫)

缀席茱萸好,浮舟菡萏衰。季秋时欲半,九日意兼悲。
江水清源曲,荆门此路疑。晚来高兴尽,摇荡菊花期。

长相思二首(唐·李白)

长相思,在长安。
络纬秋啼金井栏,微霜凄凄簟色寒。
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
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长天,
下有渌水之波澜。天长路远魂飞苦,
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

日色欲尽花含烟,月明欲素愁不眠。
赵瑟初停凤凰柱,蜀琴欲奏鸳鸯弦。
此曲有意无人传,愿随春风寄燕然。
忆君迢迢隔青天,
昔时横波目,今作流泪泉。
不信妾肠断,归来看取明镜前。

破阵子 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宋·辛弃疾)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寻隐者不遇(宋·魏野)

寻真误入蓬莱岛,
香风不动松花老。
采芝何处未归来,
白云遍地无人扫。

听旧宫中乐人穆氏唱歌(唐·刘禹锡)

曾随织女渡天河,记得云间第一歌。
休唱贞元供奉曲,当时朝士已无多。

添字浣溪沙/山花子 三山戏作(宋·辛弃疾)

记得瓢泉快活时。长年耽酒更吟诗。
蓦地捉将来断送,老头皮。
绕扶行不得,闲窗学得鹧鸪啼。
却有杜鹃能劝道,不如归。